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推动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现

2020-08-17 17:23

“一带一路”倡议非常重要。这个新战略在近代人类历史上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将会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它将帮助沿线国家推动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未来将会有非常重要的发展空间。“一带一路”沿线将有40多亿民众受益,覆盖许多国家,这对于21世纪促进各方基础设施建设和各国经济关联非常重要。虽然“一带一路”概念2013年才提出,但自习近平主席提出以来,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有了很多具体的倡议和行动被各国提出,各类多边组织从中积极参与,许多国际领导人和智库专家也越来越多地被吸引到其中。

此外,对“一带一路”与“互联互通”需要进行总体性、全局性的梳理,首先确定一批最重大、最紧急的项目。智库专家们也要行动起来,在一年之内拿出实用的建议,提出能解决多种问题的措施,包括在工期和预算上的最佳模式。“一带一路”构想的实现,需要有自己的指导委员会、自己的全球年度论坛等。

在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融资方面,多边开发银行提供的贷款一般期限较长、利率较低、条件优惠,不仅是具体项目的优惠资金来源,还可以改善借款国公共部门的债务结构,并引导和带动私营部门资金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方式参与到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来;在知识合作和能力建设方面,以多边开发银行支持的项目为载体,传播先进的知识、理念、经验和技术,促进受援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和人才队伍建设。如果将多边开发银行项目贷款比作为资金短缺的国家或地区“输血”,那么项目所带来的先进知识、发展理念和制度创新则能为有关国家或地区提供维持长久发展的“造血功能”。

古老的丝绸之路是推动国际合作的前身。“一带一路”战略将会影响60个国家40亿人。这一概念的提出正值国际社会局势发生巨大变化:全球经济融合、移民增加、资本及贸易不断流动、全球气候变化等。这让各国相互依存越来越大,国家和人民之间的合作越来越重要,只有这样才能推动未来共同繁荣的实现。中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将成为以创新为推动的新的经济体,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设计,并推动新的国际治理形成。中国在促进国际发展特别是南南合作、三边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提出要推动南南合作及南部国家的发展,帮助我们实现新的国际繁荣和合作,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具前瞻性的发展目标。“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推动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现,包括可持续的工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创新、文化和人文交流。中国设立亚投行,成立丝路基金,为发展提供了新的平台。我们相信,可持续发展只有纳入国家和地区的平台才能实现。

“一带一路”战略具备实施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有效机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推动南南合作是中国政府长期对外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中国也是完成千年发展目标最好的国家,无论是在南南合作还是在落实全球发展目标方面,都已经形成了一套务实可行的机制。“一带一路”在发展知识、技术产能、投资融资等方面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机制,这些机制同样适用于实施可持续发展议程。

■耶雷米奇 国际关系和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第67届联大主席,塞尔维亚前外长

现在,缅甸因其所处战略地理位置,被视为商业发展的新兴目的地。缅甸位于印中半岛的南部顶端,占据印度洋和孟加拉湾边缘的重要战略位置,是中国通向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重要门户,并正成为两个邻居大国的商业走廊。它处在中国西部大开发政策和印度向东看政策的交汇点。缅甸对于中国深处内陆的西南省份同样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些省份要通过过境贸易而不是通过中国东部沿海进入孟加拉和印度的市场。

未来十年,中央企业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继续当好领头羊,做好主力军。首先,要不断完善三高技术。三高七路能力是建设“一带一路”基石。要发挥技术研究和运用实践的双优势,保持三高技术在全球的领先地位,带动七路建设能力和水平不断迈上新台阶等,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长期发展。其次,要大力搭建区域产能合作平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基础设施建设和推进工业化的需求强劲,中央企业在航空、航天、电力等方面积聚了大量的高效产能。要共同创建合作园区,将双方的市场和产能优势结合起来,全方位推进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促进发展、实现共赢。

中国政府将实现基础设施互连互通作为建设“一带一路”的关键措施之一,愿意在尊重各国主权和安全关切的基础上,加强与沿线国家共同推进国际骨干通道建设,逐步形成有效连接亚洲各次区域以及亚欧非之间的基础设施网络。

中国掌握了以高铁、特高压、高度信息化(简称“三高”)等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大大延伸了市场半径,有效降低了交易成本,带动形成了强大的铁路、公路、水路、空路、管路、电路和通信线路(简称“七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综合能力,促进了陆权的复兴,使基于陆权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基于海权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相辅相成,为“一带一路”形成一个有机的市场整体创造了条件,形成了巨大的国际产能合作空间,必将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蔡鄂生 南南可持续发展指导委员会亚太委员会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

实现上述目标首先应在以下几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一是搭建多层次的政策沟通平台。加强政策沟通和协商,既要充分发挥apec、上合组织、东盟+,以及博鳌亚洲论坛等有重要影响力的多边平台作用,还要利用好各类次区域多边机制,也可根据专项基础设施建设搭建专门的对话机制。二是注重合作规划的编制。互联互通规划既要考虑沿线国家自身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做好与所在国家发展战略与规划的对接,又要兼顾沿线其他国家的需求等。三是探索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有效融资模式。要帮助沿线发展中国家争取发展融资,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融资,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沿线各国共同努力,在积极拓展融资渠道的同时,不断探索适合本地区特点的基础设施投融资模式。

关于倡议中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缅甸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将给缅甸及其人民带来新的经济机会,因此对于国家发展将发挥重要作用。而且,缅甸欢迎中国倡议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缅甸还承诺在这些领域合作并与中国签订了一些谅解备忘录和协议,其中包括孟中印缅经济走廊(bcim-ec)框架下的双边经济和科技合作谅解备忘录。

和平是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习近平主席对国际关系最重要的解读,特别是他在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除了提丝路沿线各国的经济发展之外,也提出要和平合作。这也是我从这一倡议伊始,就支持中方“一带一路”倡议的原因。“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是支持欧洲、亚洲和非洲合作,促进经济发展与和平。我们知道,“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21世纪新的外交战略内容,但它也包括中国传统外交战略的核心,即长远规划、循序渐进、以发展促和平以及促进国际多极化。这一倡议的实施联系着三大洲,关系着全球新的经济能力的发展,也是海上和陆地走廊的重要部分。现在,“一带一路”的意义,比2013年刚提出时更为重要了。

“一带一路”战略是推动南南合作实施可持续发展议程最现实的落实平台。中国过去30多年实施的“基础设施先行”、“通过比较优势推进工业化”以及“大力发展经济特区”等成功经验以及环境污染等方面的教训都是实施可持续发展议程最宝贵的财富。同时,发展过程中也积累了大量适合南方国家发展起步时期的技术和产能,比如建筑行业产能、基础设施技术等,这些经验与教训的分享以及技术与产能的合作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最实在最具有落地能力的措施,不仅是中国产业转型提档升级的需要,也是这些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同时,更是实施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需要。

因此,“一带一路”很可能成为本世纪最重要项目。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各方积极关注、思考并设计如何把这一战略执行下去,转化为行动。各国智库能够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我们非常高兴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起倡导成立“丝路国际智库网络”,这里共有27个国家的知名智库参与发起,这将成为各国交流讨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边开发银行可以利用自身在资金和智力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开展合作。通过项目融资和知识合作,不仅为项目本身提供资金支持,更能促进有关国家实现经济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目标。

对于中国“一带一路”的伟大愿景,波兰对其三方面均感兴趣:政治方面,观察中国的多边愿望的新现象;经济方面,在中国参与下,沿新丝绸之路经济体的实力将加强,而波兰会从中受益颇丰;物流方面,波兰应热烈期望成为中欧贸易双方的枢纽,在陆地和海上运输方面发挥作用。

多边开发银行是由主权国家发起组建,通过提供优惠贷款、赠款、股权投资、政策建议、分析研究和技术援助等方式,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支持的区域或全球性国际金融机构。

这就是波兰积极参与中国各倡议中的原因,从半区域“16+1”的概念,到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该项目旨在重建全球金融秩序。然而,必须承认,波兰和中国之间的政治气候明显比迄今为止所取得的经济效益更好。

种种迹象表明,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其途径会涵盖经济、投资和交通各种形式的全方位互动。但是,我们几乎不能在欧亚经济联盟(一个机构化的工程)和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两者之间来讨论欧亚大陆的真正一体化;从本质上看,丝绸之路经济带乃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家机构或众多机构组成的系统。

波兰人是 “欧洲的中国人”——波兰前总统铭记在心,这两个国家都在寻求务实的解决方案。中欧和东欧都不应对中国的成功产生反感,而是值得庆祝的大好机会。据世界银行近期报告,波兰的经济正处于自上世纪以来最好的时期。终于经过数十年艰辛,这个国家在所有现代国家都在寻求成功的领域取得了成功,这些领域是:经济、文明进步、社会福利。这些成功使波兰人更接近梦想——即成为欧洲繁荣的掌舵人。中国的领导层正将 “复兴中国”的理念变为现实——用“中国梦”来实现。中国梦和波兰梦可并驾齐驱,共同实现。